我们需要在卫生巾广告里看到血吗?

去年这个时候,有一条颇有进步意义的新闻出现在中文互联网上,但没有引发多少关注。

我们需要在卫生巾广告里看到血吗?

2017年初,致力于妇女权益保障的“全球妇女权利慈善机构英国国际计划组织”发起“用表情包代替经期”的活动,用意为了让女性告别月经羞辱,在社交网络更开放地表达月经。

该组织历时二年,拿出了五个表情方案,最终一滴红色液体的月经表情通过了全球统一码联盟(负责为表情包编码并对其实施管理职能的非牟利机构)的审核。就是下面这个:

我们需要在卫生巾广告里看到血吗?

但即便已经通过审核,距离用户真正使用这款月经表情,还需要像苹果、谷歌这类相关公司从系统层面进行适配调整。

去年的新闻,今年仍还没上线。

你可能会想,不就是一个月经表情吗,用不用它又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?

确实,它只是一个表情,起到的作用,可能仅限于在与他人讨论时,不需要再用其他字眼遮遮掩掩表示自己生理期到了。

但若能推进月经表达尴尬,避免月经羞辱这件事,本身就是一种进步。

作为男性,我对月经的认知,或者大部分男性对月经的认知基本被卫生巾广告塑造的。

在卫生巾广告里,月经被模糊化了。

我们看见的卫生巾广告,基本是女孩们穿着短裤短裙,脸上挂着笑容,没有经期带来的生理不适。

文案隐晦地说:那几天超透气舒服。

在表现卫生巾吸收性时,广告主也通常采会用干净的蓝色液体而不是红色来表现。

不用红色和相近颜色演示的规定,还写进了中国广告协会的《卫生巾广告自律规则》里。

1582189118628251.jpg

对品牌来说,这样的做法很好理解,广告的目的是制造一种愉悦的产品体验,如果用红色液体演示,可能会给人压抑不适的感觉。

但对用户而言,需要在卫生巾广告里见血吗?

我的答案是需要。

尤其是对于男性群体来说。

月经就是红色,不需要其他颜色遮掩美化。

我想谈的其实不是“月经羞辱”,而是“广告认知”,在这个媒介无孔不入的广告时代,商业广告正塑造着我们的认知与偏见。

经由上述那类岁月静好卫生巾广告的潜移默化,包括我在内的多数男性,大概曾一度以为月经是流蓝色液体,是可以憋住的,是一天就能流完,而且没有什么生理不适的。

于是当女生跟男朋友说来例假身体不舒服时,男朋友常常会说多喝热水。因为在男生认知里,例假忍忍就过去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

于是疫情之下,人们捐款捐菜捐专业防护物资,却少有人关注女性医护人员的生理需求

1582189145299311.jpg

当整个社会对某件事还带有偏见,由此衍生的广告又会进一步强化人们的认知与偏见。

月经如此,性教育也是如此。

2019年,冈本在深圳的地铁站投放了一组画风唯美的海报,结果被投诉撤下了。

我们需要在卫生巾广告里看到血吗?1582189156909257.jpg

而与之形成对比的,是“今天手术,明天上班”的无痛人流广告铺天盖地出现在大街小巷。

这样的后果是,正如澎湃新闻写的:中国每年人工流产1300万,最小的年龄仅为13岁。

1582189165642271.jpg

觉得月经是污秽的,所以要用蓝色液体去美化。觉得性事是隐秘的,所以不允许倡导性爱的避孕套广告出现在公共场所。

可是月经和性爱一样,都是正常的生理现象。诚然,当我们坦然面对它们时,一开始可能会无所适从。但比起不适来说,遮掩、美化所带来的社会问题,才是我们更应该在意的事情。

最后,推荐两支用红色表达的月经广告。

它们并不会让人不适。

一支来自美国一家为女性提供月事护理的公司Hello Flo,在广告里,品牌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开放讨论月经的家庭教育氛围。

另一支广告来自英国卫生巾品牌Bodyform(编者注:在欧洲名为Libresse;在中国名为薇尔)。

广告里演绎了一个个在运动中流血,却依然坚持训练的女性形象。“No blood should hold us back”,没有什么流血值得我们退缩。

Bodyform这支广告,旨在打破女性月经期间不能运动的传统观念,鼓励她们大胆向前。

今天,我们身处一个开放、平等的时代。

男性可以洗手做羹汤,女性不必变成全职太太,真爱没有性别之分。那对于月经的观念,我们从上至下,是不是可以将其视为饿了需要吃饭,困了会睡觉一样的生理现象?

而广告作为时代观念的投射方式之一,品牌们是不是也应该更积极地拥抱这种观念变迁?

相关新闻

垂询电话 在线咨询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